白白色在线视频

时光机(152期)

[ 时间:2019-05-07 07:49 | 作者:宗林林 | 责任编辑:秦昊]

时光机

 

这一年,安静得如同窗外碧绿的叶子,喧嚣得如同夏季的蝉声,朴素得就像宽大臃肿的校服,又涂涂抹抹得像数学的压轴题。这一年,人与人之间显得有些拥挤,挤着、挤着,好像就挤出了幸福的滋味……
   
 
【光阴慢】
 
共度好时光
淮安外国语18级18班 张洺浩
记忆中,奶奶的老屋缩在村角的一隅,青砖黑瓦,简朴到毫不起眼。屋檐上、瓦楞间,长着青绿的草,浅浅地覆盖着一层从光阴里积淀下来的薄薄灰尘。
幼时,这里便是我的家。老屋下的奶奶,是我最亲的人。我和奶奶一起度过了我无忧无虑的童年。
春雨连绵的早上,我爱在老屋的屋檐下看雨,看银丝般的细雨渐渐在一张破了个洞的蜘蛛网上凝成一个个圆润的小银珠,“滴答”落在我的手心里;看淅淅沥沥的小雨把黑瓦滋润得乌黑发亮,和墙角偶然间冒出来的七彩伞花,远处能溢出翠色来的青山相映成趣。
雨渐渐大了,溅到盛夏的时光里,溅到奶奶紧紧握住我的那双粗糙、干燥的手上。我坐在奶奶腿上,奶奶的大手紧紧握住我的手,我们一起看屋后的老洋槐。看它枝繁叶茂,在风雨中飘摇;看它稀稀疏疏,在风雨中静默。那黝黑的枝干湿漉漉的,那雪白的花打着旋落下,真是奢侈了这一方土地,编织出了我梦幻般的童年,和奶奶相视一笑的清澈眼眸中,我看到的只有那岁月静好的安详。
老屋屋檐下的雨帘终究还是消失了,送来的是盛夏的午后阳光。
午后,奶奶总会拎出一袋米,搬出个老藤椅,坐在老屋的屋檐下,仔细地挑着米中的沙砾。四周夏蝉鸣声不止,老洋槐在阳光下晒得似乎犯了困,绿叶卷了些,花香也渐渐熏得人变得迷糊了。昏昏欲睡的我,靠在奶奶身上,努力睁着似乎被灌了铅的眼皮。奶奶不作声地挑着米,一粒粒通透晶莹的米粒落入碗中,似珠玑滚落玉盘,在这清脆的美妙乐声中,我终于打了个哈欠,伴着蝉鸣,闻着米香,依靠在奶奶的肩膀上,沉沉地在这美好时光中睡去。
无数次在梦中,我回到这无忧无虑的地方。无数次醒来,我都明白:岁月匆匆,如今的我,早已离开了老屋与家乡,奶奶也在岁月的洗涤中逐渐变了模样,还有那青砖黑瓦的老屋,也都成了回忆。
老屋,奶奶和我,相伴过年华,共度好时光。
(指导老师:李娜)
 
时光机
淮安外国语16级10班 刘靖涛
    那一年,我上初三,没有预想中的兴奋,也没有什么寂寂的悲哀,我把厚厚一沓书从原来的教室搬到初三的教室里,然后打量了一下这个陌生的环境。
    教室比原来的稍小一点,空气中有浮尘飘着,随着阳光和气流的节奏起起落落。也许是小的原因,人与人之间显得有些拥挤,挤着、挤着,好像就挤出了幸福的滋味。
    倘若有时光机,我觉得我乘时光机回去看到的应该是这样的:
老师
    语文老师语调柔和地讲着张岱的雪,欧阳修的酒,诸葛亮的眼泪。她讲忧国忧民的老杜,也讲那些清丽的诗句。她好像知道每一句诗词背后藏看的情愫,也知道每一个诗人不可言说的秘密。
物理老师是公认的“男神”,披件风衣,简直气场一米九。他是极爱喝酒的,偶尔带着微微的醉意来上晚自习,酒后吐真言,东拉西扯的金句频出。什么“脑子弱弱的”,还有什么“凹兔(凸)相间,摇意(曳)”。别看他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其实也是一个特别逗的人。
那时已经是三月了,每个人的内心都多少有些焦灼,可是老师们就呷一口茶,笑着讲:“不要慌,慢慢来。”现在想来,觉得温暖而有力。
同窗
    那时候我旁边有特别用功的同学。下课后准备出去转一圈,站起来,右手边,抠数学题正入神,左手边,改英语作业中,笔走龙蛇,都不忍打扰,于是又坐下,不情愿地翻出一本书,装作学习的样子。
    时间从那时起突然走得快了。应该是入春了,时间也解冻了。教室里同学们穿着清一色的校服。有时候做题,四周偷瞄,男生的手骨节格外清晰,一行行的写着压轴题的证明过程;女生则是一副专注的神情,飞速写着什么,头勾过去看,就会被她们迅速躲开,捂住写的东西,让你赶快写自己的去。
    其实我没有多少关于学习的记忆,但我记得许多无关紧要的事。一起结伴回家分享喜欢的歌曲,然后互相吐槽对方唱得太难听;也会八卦班里班外的新闻……那时候的胃口很好,一人能吃两餐饭,偶尔抬头看向窗外,是淡黄的小月亮。
我喜欢那样的时光,它纯粹、干净,似乎只为一个目的,也似乎没有目的。我也喜欢那时候的我们,在喧闹的青春中显得格外沉静。
如愿
我不记得汽化、液化是什么了,也早早忘记那时背上的古诗文言,再也解不出一道几何题。可是我还会记得左手边的男生疯狂地吵着要打球,也会记得当时自己喜欢的女孩的模样,以及一群大男孩在儿童乐园里作威作福的快乐。
    中考是如期而至的。考前,大家坐在班里聊天,吐嘈初三生活,也会谈谈自己的梦。考试一眨眼就过去了。每个人从不同的考场走出来,再涌入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教室,静静坐着好像在等老师来讲试卷。就这样,初三结束了,初中三年也拉上帷幕。
    这一年,安静得如同窗外碧绿的叶子,喧嚣得如同夏季的蝉声,朴素得就像宽大臃肿的校服,又涂涂抹抹得像数学的压轴题。
    多么幸福啊遇见你们,顺便遇到了最好的自己。最后的最后我们终于长成了一个懂事的大孩子,才渐渐明白什么是光阴似箭的初中三年。
(指导老师:宗林林)
 

闲敲棋子落灯花
白白色在线视频 淮安曙光初中部18级2班 李嘉彦

  你低头沉思着,深深的壑沟映出泛黄的灯光,和你佝偻的背。那折射出的微弱光泽,映出了一个年老沧桑、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你。让我心疼,又让我委屈。
  本想来你这儿和你“杀一局”,重温儿时那种久违的温馨——那时的你在笑,我也笑。稚气的我像你这般摩挲着棋子,偏着脑袋,看着那变幻莫测的棋局,不敢下子。
  “马!”稚嫩的童音里,带着小小的希冀。
  “车!”你笑,不经意间在严密的阵型中漏出了破绽。
  我狂喜着,急不可耐地将子投上去:“将军!”
  你看着我,眼里的宠溺像盛满了的奶茶,一不小心溢出来,也会香上衣襟,香满了梦。
  上了初中后,学业上就更努力了些。再加上学校的寄宿生活,我一个月也没来看过你一回。父母终于想起要带我回来。摇晃着颠簸了四十多分钟的车程,我摇摇晃晃地下车,就看见了站在家门口,抬头四处张望的你。
  “爷爷!”我隔着春风扑向你,你惊喜地大笑,被我撞了个踉跄。父亲也笑,嘴上说着:“别把你爷爷撞到了。”我当然不理的,你怎么可能被撞倒呢?在我心中,你是比钢铁侠还厉害的人呀。

  吃完午饭,你悄悄唤我过去,像极了儿时。我便知道你要干什么,心领神会的,去往二楼,迈进那个属于我们俩的小世界。
我多久没来了?那盏灯上都脱了一层灰,一打开,原本黄晕的灯光掺杂了些黯淡的黑。那张古朴的、几乎和这个家和我岁数一样大的木桌却干净而整洁。“爷爷,我们来一局吧。”许是灯光的缘故吧,你的眼神也像掺了灰,浑浊的有些落寞。“好。”你的声音有些沙哑。
棋盘边上已磨得没了棱角,落了一层灰,打开时“吱呀吱呀”的摩擦着人的耳朵,像极了老人苟延残喘的呻吟。儿时的它,崭新得还能闻到扑面的墨香和木香,一步一级之间都是落地有声,手指的移动间便是千军万马的冷漠肃杀。
你用袖子擦擦,灰尘肆意飞散。我帮你摆好了阵势。
“车!”我落下第一枚子。
“炮。”你仍旧沙哑,古老的棋盘随着落子声,又“吱呀吱呀”了。
“马……”你摩挲着棋子,那双苍老的手迟迟不肯落下。我望着你,竟无语凝噎。没想到,你也会有这样的一天。灯把你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一滴泪悄然落下,又逝于夜色。
你也这样,带着希冀的棋子悄然落下,却仍是唤起一片“吱呀”。
你还是当年的你,棋还是当年的棋,只不过那一步,由我来走。
“炮!”故意的,我避开了,意思有些明显。
“将军!”你笑得像个孩子,丝毫没注意到我眼里的落寞。眼边的褶皱都化成了弯弯的壑,几乎要和花白的鬓角相连了,我有些心疼,又有些委屈。曾经的你,可是我的超级英雄,我的钢铁侠呀。
怎么会成这样了呢。是时光,悄然流逝了吧。
(指导老师:龙雪琴)
 
 
【美食汇】
 
一碗豆腐羹
淮安外国语16级17班 陆宜文
每次放假回家,刚走到家门口,门便会适时打开,像被施了魔法。
进门便能听到厨房门背后油烟机闷闷的声音,随即便有一串响亮的声音穿透而来,那是和我默契的“对话”。我笑着推开门,却见一穿着旧衣服的男子正手握锅铲,侧着脸对我笑----那是我爸爸。一见到我,就会笑得像是中五百万一样开心。他用一种兴奋而又神秘的神情对我说:“我今儿给你做个好吃的,保证你吃一口后盯着我要!”我瞥一眼一旁的案板上一整块豆腐,露出不屑神情,父亲却一副认为我肯定会后悔的眼神,拿起刀,用心做起来,神情立即变得很专注。
一块方方正正,嫩嫩白白的豆腐先被父亲一分为二,然后父亲握着刀,转头又对我说:“看我拿刀姿势,这只手大拇指贴住刀面,食指从另一面与它抵压,其余手指握住刀柄,另一只手无名指放在最前面,其余手指位置挨个后退,这样不容易切上手!”对上他的双眸却是那般真切,我听话得点点头,心里有些许感动。看似弱不禁风的豆腐,在锋利的刀下,以为下一秒就会瘫软在地,经父亲的手,却在取出刀锋后依然个个挺立,由大大的个儿变成了个小小的人儿,恰似父亲点滴心意。
父亲手在动,嘴也没闲着,一刀一刀,气定神闲。“切豆腐不能急,一急就没了形儿,就像你学习一样,不能干着急,做什么事都得静下心来,凡事要求稳……”平日里琐碎的话,此刻像是穿了豆腐柔软的外衣,变得格外顺耳动听。
厨房里氤氳水雾,锅中香气四溢,似乎将我与父亲的距离拉得更近。
漫长等待后,一碗豆腐羹终被端上了桌。透明的羹,豆腐的白,芫荽的绿,胡椒的黑。轻尝,别样的味道萦绕舌间,是道不尽的理,化不开的情。
像爱父亲一样,我也爱他做的菜。
(指导老师:程三宝)
 
团子
监利新教育17级3班 李启鼎
每年的正月十五,全家人团聚在一起庆元宵,团子都是我家餐桌上不可缺少的一道菜。
团子是家乡的著名小吃,外用糯米磨成粉,用水一和,再加几分推揉,自然放干,与已拌好的的配料包在一起,有白糖、菜馅、肉馅、牛肉馅等味道。无论是挨家挨户送自己包好的团子,还是自己动手包一个怪模怪样的团子,好像记忆的网里都挤满了团子的足迹。
记得每年十五过后刚开学,夜晚归途,家中总冒着缕缕白烟,不会怕黑,因为总会有团子的香味将我引回家中。放下书包,迎面而来的不仅有着母亲的怀抱,更有团子的问候。顺手拈起一个,却只感到火烫无比。轻轻一口,咬下一块,接着便是一阵火烫的糖浆流入口腔,沁人心脾,那蜜汁味的感觉,如同妈妈的微笑,让有些许凉意的夜晚也变得无比温暖。夜晚入眠,口中却依旧残存着甜蜜。
团子中不仅包着蔬菜、猪肉等食材,更包着人们对幸福的希望。从来年的十五起,每家都会有多出人口几倍的团子,是粉磨多了吗?是馅做多了吗?不,是那祝福太多了。妈妈、奶奶在每年十五总会包几十成百的团子,待到十六初晨,再挨家挨户赠送那些团子,手里端着冒着热气的团子,而嘴里却是祝福与希望:“今年要发大财呀!”“今年要多子多孙啊!”“今年要喜事连连啊!”我们家也吃着别家送来的团子,那馅是满满的,那祝福也是满满的。
不知为何,每当我们家包什么团子时,最后包完,总是还剩下许多团子皮,而馅缺少了许多。无论是妈妈、奶奶还是伯伯,包的团子都是皮儿薄馅多,一口咬下去,只感觉满嘴的都是那个馅,其实馅的多少,团子的皮厚皮薄我们都不知晓,但我们知道,那满满馅就如同长辈们对我们满满的爱。
唉!如今剩下的团子已吃完,可母亲的笑容仍在;邻里的祝福仍在;长辈的爱仍在;冬日的温情仍在。而有关团子的故事却永不结束……
(指导老师:彭炎平)
 
吉祥三宝
监利新教育18级7班 许琼芳
我的爸爸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除了喜欢偷懒,家庭责任感还是挺强的,做起事来,也是一套一套的。我的妈妈,豪不夸张地说,天生丽资,绝对的女神级人物。我呢,有些遗憾地避开了他们的优点,体瘦、肤黑、眼小,哎,老天捉弄人啊!
爸爸作为一个家的大男人,在外打拼,挣钱养家;妈妈则负责在家洗衣做饭。我想,如果有一天,老爸拿着锅铲,腰系围裙,那我绝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寒假的一天,我一改赖床的毛病,早早地就起来了。因为前一天妈妈告诉我,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可得听话点儿,并且我也想帮妈妈多做点事。
“哎呀,你怎么今天突然长大了,起得这么早?”妈妈看见我,仿佛发现了外星人似的。我揉揉头,不好意思地说:“今天不是爸爸的生日嘛,我乖点儿,说不定就给我零花钱,这不是好事?”’“真聪明!”妈妈用手指点了点我的头,笑了笑说。我听了这话,赶紧接过妈妈手上的扫把,心里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折服。
时近中午,我一眼望见了远处那个高大的身材。我激动得赶紧站了起来,娇滴滴地说:“亲爱的老爸,您回来啦!”
“回来了呀!”爸爸愣愣地看着我,又绕着我转了一圈说:“怎么回事?平时不是不喜欢跟我打招呼的吗?”说完,又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不发烧呀!”然后望着妈妈,一脸的疑惑。妈妈不紧不慢地开始了对我一系列的话语称赞,我听得有点不好意思。爸爸听一句就看我一下,看眼神似乎有点不相信妈妈的话。我心里不禁有些气愤,我的嘴立即向上翘了起来。终于,老爸开始发话了:“好!为了犒赏我的宝贝妻儿,今天我来为你们做一顿大餐。”
“大餐?做饭?”我们母女异口同声地表示怀疑。
只见爸爸说干就干。他脱下外套,把平时妈妈用的围裙系在腰间,“咚咚咚”,只见他手起刀落,哗哗几下,几道菜都切好了。一会儿,厨房又传来了锅碗瓢盆的交响曲。我沉浸在浓郁的菜香中,惬意极了!
半个小时后,美味的饭菜上桌了,我第一个坐到桌前,赶紧给爸爸倒了一杯酒。妈妈来时,爸爸已经摆好了菜,他向我使了个骄傲的小眼神,我回他一个白眼,赶紧端起碗筷。我夹起一片白菜叶,当菜叶进入我嘴里的那一刻,一种神奇的感觉弥漫开来,我的味蕾就像长了翅膀的蝴蝶,翩翩起舞。
“好不好吃?”爸爸满怀期待地说。我迟疑了一下,说:“嗯——不,不好吃。”爸爸怒目圆睁,扬起了筷子,我身子一弯,头一偏,躲闪过去了。妈妈见此情景,笑得前仰后合。
饭后,我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接连不断地打着饱嗝;爸爸微红着脸,斜躺在沙发上;妈妈呢,在厨房洗碗。
爸爸像太阳照着妈妈,妈妈像绿叶托着红花,我像种子一样正在发芽!我们三个就是吉祥如意的一家……
 
【星星诗】
 
北极星
涟水滨河初中18级4班 张益坤
 
我是一颗孤独的北极星,
终年在正北的天空中摇曳。
熬着无边际的黑夜,
独自在虚无中伫立。
可我并不孤寂,
即使天亮了就再无踪迹。
 
我曾想,像太阳一样光芒四射,
我曾想,同流星一般遨游八方。
再也没有默默无闻的痛苦,
也不会有无名的感伤。
但沧海桑田,
我却还是我的模样。
 
不会告诉你,
怎么让迷途的旅人重获希望。
不会告诉你,
如何使晚归的渔夫不再彷徨。
我有我的光,
把方向照亮。
现在,只想把前路的黑暗驱散,
只愿让远航的快乐延长。
只要孩童指着正北的方向,
惊喜地道出我的名字。
这就是我的模样。
 
不会有青年看着我暗自惆怅,
不会有少女对着我倾诉愁肠。
只有那老人在痴痴地凝望,
几滴眼泪,
想起大河边天穹下的时光。
 
 
也许天地早已覆灭,
我依然一言不发。
平静如常,
也许世界早已不存在。
我还在一个角落,
散发微光。
 

                                                           (指导老师:刘念)

【绿茵场】
 
青春飞扬
温州翔宇初中18级17班 郑意迪
    阳光洒在地上,绿茵场上似乎长出了真正的嫩草。身着黑黄相间球服的同学们,一个个都摩拳擦掌。只待哨声一响,就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上那如战场般的球场。
终于轮到我们了!可还没开始,裁判尖锐的哨声就划破了同学之间的嬉笑——我们班似乎弄错了人数,多加入了两个人。这可怎么办呢?虽然并没有经过严格的训练,可是每个同学都想加入这次比赛,都想为班级出一份力。谁都不愿面对这个尖锐的问题,只得装作不知道,把这个尖锐的选择权交到参赛者们自己手中。他们沉默了,站在赛场一边,不知如何是好。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动用“石头剪刀布”了。退出赛场的两名同学拍着其他人的肩膀并相互调侃着,并大声嚷嚷着自己并不想加入比赛,还恨不得早点退出了。可是他们泛红的眼圈和眼中转瞬即逝的忧伤,出卖了他们。
比赛还要继续。没有多少参赛者是会踢足球的,甚至有少数人根本不知道足球的规则。对方可就不一样了。带球跑的绿色身影显得那么娴熟。小心!他们要进球了!嗨!守门员抱住了球!小胖真棒!加油!快要到对方赛场了!加油,加油哇!要进球了!哎呀,太可惜了,又踢偏了。八个参赛者竟然有七个人都是近视眼!更可怜的是潘证,散光的度数可不止一点点。好几次都抢到球了,可眼前的重影不断晃荡,根本踢不中。他低头时那失落的神色让老师都心疼。他晃了晃脑袋,似乎要将所有的不愉快都抛之脑后,又重新进入了比赛。
  一次次的失利也无妨,有着永不言弃和努力向上的精神,我们还畏惧什么?
  糟糕,他们要进球了!慌乱之下,叶展浩居然踢错了方向,把球踢向了自己的球门。虽然守门员再一次守住了,可却触犯了规则,被罚“点球”。几个男生手握手,心连心,在球门前建起了一堵“围墙”。一个个都站地那么笔直,身上似乎肩负着无数的责任。球来了!踢在一个男生胸口。没有一个人动一下,更没有一个人喊疼。他们脸上只有守住球的自豪与欣喜。
  团结的心,共同努力的过程,是多少技术都无法超越的。
终于熬过了两次点球,比赛又进入了正轨。
虽然谈不上热火朝天,可关乎两个班级的荣誉,每个人都是那么地拼命。他们的汗水顺着头发落在足球场上。零比零,这对于我们这个毫无技术含量的队伍,也是个不错的结果了。对方的班主任似乎有些失去耐心了。“谢XX,你上!一定要进!”我们班的体委严阵以待,好容易才拦下了那个快要飞进球门的球。“你怎么回事儿呀!这都踢不进!”对方的老师暴跳如雷,对方的选手似乎背负着比平时更重的压力。轮到我们班踢球了,也许是因为累了,黄嘉伟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加油呀!”“嘉伟哥加油!”鼓舞的声音此起彼伏。连英语老师也和我们一起为他欢呼,似乎他已经进了一球。也许是为了回应我们的呼喊,嘉伟进真的踢进了!
在关键时刻,真诚的鼓励比尖锐的批评有着更深刻的印象与教育意义。这也许就是我们队的制胜法宝吧。
在充满生机的足球场上,飞奔着,挥洒着汗水。我们只要为集体着想,永不气馁,团结一致,互相鼓励,定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满天星】
 
外婆用爬满老茧的手抓一把洁白通透的米,细小如流沙的米从指缝间缓缓滑过,幼白滑嫩的米摩挲过外婆宽大的手掌,跳入瓷碗中,如珠落玉盘,蔌蔌有声。
——淮安外国语18级18班 王珺瑶
 
外面的风使劲从门缝挤进屋子。我的手冻得通红,外婆便用她那只大手把我冻僵的小手裹进她的衣兜里。温暖慢慢从手心流到全身,春天来了。
——监利新教育17级19班 王双妮
 
世间万物各有锋芒。泰山雄,华山险,黄山奇,峨眉秀;牡丹雍容,荷花冰清,梅花傲骨,兰花素雅。你能说泰山不如峨眉,兰花不比牡丹?自是不能,它们各有千秋。所以,我就是我,我仍是我。
——涟水滨河初中18级10班 范苏媛
 
 
 
 
翔宇教育,培育走向世界的现代中国人!